一个创业孵化器的199天
龙兵科技 2015-12-08
 
           有一种说法,未来的10到20年,中国会有两类人能够获得最多的财富。一类是创业者,另外一类是服务这些创业者的各类机构。要不就做创业者去“淘金”,要不就当“送水人”提供创业服务。
 
在成都,就有这样一家充当“送水人”角色的创业孵化器,刚刚满半岁。5月20日成立,12月4日举行首批项目的 “毕业典礼”。整整199天,从517份商业计划书中优选出来18个孵化项目,其中有8个拿到了投资。这家孵化器,名字叫“NEXT”。
 
 
为创业者提供更好服务应对风云变幻的技术和市场
 
 
12月4日下午,成都市南门某电影院3号厅。大屏幕上演的不是电影,而是8个创业项目的路演VCR。
 
活动结束,卢宇翔来到靠近出口的位置,像刚刚参加试片会的导演一样,怀着忐忑不安、等待被评价的心情,与每一个前来捧场的人握手致意。9个月前,他还在负责运营全省,乃至西部最大的互联网专业孵化器??创业场,目前的身份是成都蛋壳众创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。这家公司运营的,正是NEXT新型孵化器,当天正是孵化器首批项目的“毕业典礼”。
 
为什么要做NEXT?在项目路演之前,卢宇翔有一小段演讲。他认为创业是无法阻挡的趋势,于是创业服务随之成为一个新的市场。在场的人都是创业圈人士,他没有展开来讲这个话题。但5个月前,他曾在一个特殊的场合,完整地剖析了自己的创业心路。
 
6月30日下午,在成都高新区移动互联大厦,卢宇翔告诉前来调研的四川省和成都市政府主要领导:“我完全是受第一场菁蓉汇的影响,辞职出来创业,做一个纯民营的孵化器。”
 
2015年2月,成都市举办“菁蓉汇”,市长为创业者站台,并提出要打造这样一种创业环境:做蓉漂,即使流落街头也不愿意离开成都。随后,围绕创新创业主体、载体、环境的国家、省、市支持政策密集出台,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浪潮风起云涌。
 
 
有创新创业基因的人,最怕的就是错过时代。这个年轻人,在这样的环境里嗅到了机会。
 
4月的一个凌晨,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写到:从创业场到创业者,一字之差,变化巨大,前所未有地兴奋,前所未有地充满激情。
 
他的前同事李欣,比他更早辞职创业。目前李欣的身份,是尼毕鲁旗下天使投资机构??抱团科技的负责人。7月18日,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,卢宇翔、李欣和他们的前上司杜婷婷异地重逢。此时,三人都成为了孵化器的创业者。
 
在杜婷婷看来,技术和市场的变化太快,现在的创业企业跟前几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“很多园区,看起来企业装得满满的,没有什么不同,但其实每一家公司每一天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。”如果不能够及时,甚至时时进行动态把握,就不可能服务好创业者。这是传统的国有企业、非专业运营机构很难做到的。
 
根据他们的经验,算上考察、制作评估报告、开评审会、签合同、资金到位的全部时间,国有创投公司投一个200万元的项目,大概需要半年。而眼下,市场化的投资机构,决策时间很难会超过2周。更多的时候,一个真正的好项目当天就能拿到投资。“哪一个好项目会等上半年?”
 
除了更快的决策和反馈机制,创业者还需要产品打磨、商业推广、公司管理等各方面的专业辅导。而这些需求,就是服务创业者的孵化器的空间。
成都网站制作在线咨询